景東農村特色食品臘糝
從漢史資料中鉤沉景東過(guò)往——景東農村特色食品臘糝

時(shí)間:2019-11-04  來(lái)源:云南網(wǎng)  作者: 我要糾錯


風(fēng)味美食 通訊員 供圖

  一種地方特色食品名稱(chēng),蘊含著(zhù)一種地方文化。

  景東境內,有一種特色腌制食品,叫“lā sēn”,不同的人記作“臘參”、“臘生”、“辣生”或“辣參”。一般習慣性記作臘參,其實(shí),這種腌制食品,其名稱(chēng)記作“臘糝”要準確一些。記作“辣生(參)”者認為,其祖祖輩輩都吃辣椒,因為“辣生(參)”辣椒辣,因此得名。

  與景東毗鄰的大理州南澗縣公郎以及與景東隔江相望的臨滄市云縣,也有制作臘糝這道風(fēng)味美食。

  臘糝制作,農村人殺年豬時(shí),把一些軟骨、皮子、碎骨和割了肉的排骨等,按照自己所愿,或剁碎,或宰得拇指大小,拌上野生白參、野生黑木耳、曬干的蘿卜絲、曬干的羊蹄甲花、芭蕉花等,放上少許干辣椒粉、曬得半干的姜絲,再適當兌上醪糟或白酒拌勻,放進(jìn)瓦罐,把腌肉水倒進(jìn)去,密封好瓦罐口。密封瓦罐口,用泥漿密封,也用水風(fēng)口。過(guò)去,有些地方把玉米炒黃再磨成面粉,拌入臘參里面,有些人家還拌入花椒、草果和黃豆芽等。有些地方還拌上炒黃的玉米粉,吃起來(lái)有一股特殊的玉米清香味,F在,有些人家腌制臘糝,會(huì )拌上一些糯米面粉。

景東臘參 通訊員 供圖

  臘糝,是過(guò)去景東尋常百姓家殺年豬時(shí)常儲備的一道美食。臘糝無(wú)論是燉、蒸、炒、還是煮,都是入口鮮香辣、醇厚,回味無(wú)窮。生活在無(wú)量山和哀牢山的景東世居民族,大多數農村人家都有腌制臘糝風(fēng)俗,各地制作方法大同小異,風(fēng)味相近,而花山臘糝在縣內最富盛名。“景東臘糝”,因為過(guò)去民間多用帶肉骨頭作為食材,有些地方也叫“骨頭糝”,但是制作方法、味道大同小異。氣候較涼爽的地方腌制臘糝,味道要更佳。

  臘糝制作,或許受到腌菜制作的啟迪。

  “景東臘糝”,“臘”字是指農歷的十冬臘月的“臘”,并不是因為“辣”,這應該沒(méi)問(wèn)題。因為在過(guò)去,景東兩山普通百姓家,在冬、臘月之際,常常要儲備好部分來(lái)年用品,比如,臘肉、臘腌菜、臘腸、臘面、臘鵝、臘干巴、臘柴等。而且在實(shí)踐中總結出來(lái),要在農歷十月末至臘月底前制作才好吃。臘柴,即柴薪,也要在臘月底前砍下才燃得好。但是“臘糝”的“糝”,表示什么意思,筆者也一直在琢磨。當初,認為是臘糝里面拌有白參,所以叫“臘參”。白參是無(wú)量山和哀牢山林間枯枝上生長(cháng)的一種“菌類(lèi)”,景東漫灣鎮瀾滄江邊人家常用它拌在臘糝里腌制,或燉入雞蛋臘糝里。

臘面 通訊員 供圖

  附帶介紹一下“臘面”,每年到了農歷臘月,農村人家會(huì )泡上一盆糯米,磨成米漿,倒在簸箕里,上面覆蓋一塊紗布,紗布上面倒上冷灶灰把水吸干,再將像豆腐一樣的米漿切成方塊,在太陽(yáng)下曬干,就制成了“臘面”。到春節大年初一,把臘面用溫水發(fā)濕,在搓湯圓。相信沒(méi)有人將“臘面”記作“辣面”吧。

  因此,“臘”表明了制作時(shí)間,而且制作腌制食品的人都知道,腌制腌菜、臘肉、臘糝等,農歷冬、臘月這段時(shí)間制作出來(lái)口味更好。據說(shuō),連柴也是“臘柴”更好燒?梢(jiàn),一個(gè)“臘”字,體現了知天時(shí)順天道的文化和智慧。

  漫灣鎮瀾滄江邊村落,用炒黃的玉米磨成面粉拌入臘參,景東臘糝,是否應該寫(xiě)作“臘糝”而不是“臘參”?“臘糝”或“臘參”,景東方言讀作“lā sēn”,因此,這道風(fēng)味十足的食品,偏向于記作“臘糝”。

  《禮記•內則》稱(chēng):“糝,取牛、羊之肉,三如一,小切之。與稻米二,肉一,合以為餌,煎之。”糝(shēn ),谷類(lèi)制成的小渣:玉米糝兒,米粒(指煮熟的)。糝湯,又名“肉粥”,一種傳統名吃,一說(shuō)起源于臨沂,現為當地百姓的平常早餐。它的歷史悠久,《說(shuō)苑•雜言》中就有“七日不食,藜羹不糝”的記載,春秋時(shí)代的名著(zhù)《墨子非儒下》載:“孔子窮于陳蔡,藜羹不糝”。

  清康熙年間《沂州志•秩》所列16種品中有“糝食”。“糝”在文字上講是用肉作成的湯羹,相傳糝是古代西域人的早餐飲料,唐時(shí)傳入內地,而臨沂糝則是由元大都(今北京)傳來(lái)的。相傳其是古代西域回族的一種早餐食品,最初由元朝大都一對回民夫婦來(lái)臨沂經(jīng)營(yíng),當時(shí)叫“肉糊”,后來(lái)仿制者越來(lái)越多,明朝時(shí)期定為“糝”,后來(lái),當地人將這種肉粥直呼為糝了。

臘鵝 通訊員 供圖

  景東臘糝,與上述“糝”既有相同的地方,也有不同的地方。

  漫灣鎮境內瀾滄江邊一帶,殺年豬當天,有一件事就是“剁臘糝”。“剁臘糝”是指把排骨、豬頭骨等用蠻刀砍成小條(坨),這與“取牛、羊之肉,三如一,小切之”一樣,都是要“小切之”成“肉糊”。“與稻米二,肉一,合以為餌,”這與景東臘糝制作中,拌入一些其他食材相類(lèi)似。景東兩山居民多山地,多玉米而少米,山里多木耳、白參、白花、芭蕉花之類(lèi),“蔬菜抵半年糧”,所以不用米而用其他替代“合以為餌”。不同之處,一是肉的取材不同,用豬肉而不用牛羊肉;“糝湯”是直接“煎之”,而景東“臘糝”是放進(jìn)罐子(壇子)里封存起來(lái),經(jīng)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發(fā)酵,等來(lái)年“烀豆子、面瓜吃”。

  “臘糝”,它能體現出這道美食的起源、制作時(shí)間、制作方法和食材配料。有些飲食制作,蘊含了一種飲食文化。景東臘糝,從一個(gè)側面體現了景東飲食文化,積淀深厚、包容雅納的特點(diǎn)。因此,“臘”表明了制作時(shí)間,而且制作腌制食品的人都知道,腌制腌菜、臘肉、臘糝等,農歷冬、臘月這段時(shí)間制作出來(lái)口味更好。據說(shuō),連柴也是“臘柴”更好燒?梢(jiàn),一個(gè)“臘”字,體現了知天時(shí)順天道的文化和智慧。

  漫灣鎮瀾滄江邊村落,用炒黃的玉米磨成面粉拌入臘參,景東臘糝,是否應該寫(xiě)作“臘糝”而不是“臘參”?“臘糝”或“臘參”,景東方言讀作“lā sēn(這與上世紀50年代當地撲蠻發(fā)音相一致,發(fā)輕聲或第一聲)”,因此,這道風(fēng)味十足的食品,偏向于記作“臘糝”。

  《禮記•內則》稱(chēng):“糝,取牛、羊之肉,三如一,小切之。與稻米二,肉一,合以為餌,煎之。”糝(shēn ),谷類(lèi)制成的小渣:玉米糝兒,米粒(指煮熟的)。糝湯,又名“肉粥”,一種傳統名吃,一說(shuō)起源于臨沂,現為當地百姓的平常早餐。它的歷史悠久,《說(shuō)苑•雜言》中就有“七日不食,藜羹不糝”的記載,春秋時(shí)代的名著(zhù)《墨子非儒下》載:“孔子窮于陳蔡,藜羹不糝”。

  清康熙年間《沂州志•秩》所列16種品中有“糝食”。“糝”在文字上講是用肉作成的湯羹,相傳糝是古代西域人的早餐飲料,唐時(shí)傳入內地,而臨沂糝則是由元大都(今北京)傳來(lái)的。相傳其是古代西域回族的一種早餐食品,最初由元朝大都一對回民夫婦來(lái)臨沂經(jīng)營(yíng),當時(shí)叫“肉糊”,后來(lái)仿制者越來(lái)越多,明朝時(shí)期定為“糝”,后來(lái),當地人將這種肉粥直呼為糝了。

  景東臘糝,與上述“糝”既有相同的地方,也有不同的地方。

  漫灣鎮境內瀾滄江邊一帶,殺年豬當天,有一件事就是“剁臘糝”。“剁臘糝”是指把排骨、豬頭骨等用蠻刀砍成小條(坨),這與“取牛、羊之肉,三如一,小切之”一樣,都是要“小切之”成“肉糊”。“與稻米二,肉一,合以為餌,”這與景東臘糝制作中,拌入一些其他食材相類(lèi)似。景東兩山居民多山地,多玉米而少米,山里多木耳、白參、白花、芭蕉花之類(lèi),“蔬菜抵半年糧”,所以不用米而用其他替代“合以為餌”。不同之處,一是肉的取材不同,用豬肉而不用牛羊肉;“糝湯”是直接“煎之”,而景東“臘糝”是放進(jìn)罐子(壇子)里封存起來(lái),經(jīng)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發(fā)酵,等來(lái)年“烀豆子、面瓜吃”。

  “臘糝”,它能體現出這道美食的起源、制作時(shí)間、制作方法和食材配料。有些飲食名稱(chēng),蘊含了一種飲食文化。景東臘糝,從一個(gè)側面體現了景東飲食文化,積淀深厚、包容雅納的特點(diǎn)。

景東漫灣五里村埡口自然村(丫口)出土的雙肩石斧 通訊員 供圖

  景東古地名蘊含的歷史文化探析

  一個(gè)地方的古地名,蘊含著(zhù)一段過(guò)往歷史文化。

  挖掘“地名”故事,留住有溫度的“集體記憶”,而準確認識地名內涵,可以寄托鄉愁。隨意闡釋地名內涵,也會(huì )造成一種誤導。著(zhù)名歷史地理學(xué)家譚其驤先生,曾將“地名”喻為“人類(lèi)歷史的活化石”。有人說(shuō),“地名是分布在歷史長(cháng)河里的時(shí)空符號,構成了獨特的識別、命名和交往文化,記錄了人類(lèi)探索世界和自我的輝煌,記錄了戰爭和疾病、浩劫和磨難、變遷與融合……”這些都說(shuō)明,“地名從主”。

  從境內田間地頭發(fā)現的新石器和地名所沉淀的歷史文化來(lái)看,景東境內至少三千年前,就有人類(lèi)在此繁衍生息。

  李昆聲教授認為“位于瀾滄江中游地區的云縣忙懷發(fā)現了大量用鵝卵石打制的石器,有鉞形、靴形、長(cháng)條形等以雙肩石斧為其特征,有夾砂繩紋陶共存,可知其為新石器時(shí)代遺址。這一類(lèi)型的遺址在瀾滄江沿岸之景東、瀾滄等縣的景志、忙亞、忙卡、大水平、安定、丫口等十數處均有發(fā)現。這一類(lèi)型遺址與百濮族系有較多關(guān)系”。張增祺教授從考古角度論證了云縣忙懷等地發(fā)現了大量的以有肩石斧為特征的新石器,這類(lèi)石器在怒江、瀾滄江流域的福貢、貢山、云縣、景東等地均有發(fā)現,形器和制法也基本相同。“G·魯斯博士認為孟人大約在公元前兩千年左右進(jìn)入羅摩尼阿(Rahmaniya)或勃固(Pegu)地區;考古學(xué)家VonHei·ne格爾登甚至把‘有肩石斧考定為大陸上孟高棉人的文化’。”在東南亞的有肩石斧與云南的有肩石斧的主人是孟高棉人這一點(diǎn)上,中外學(xué)者都是有共識的。“遺址時(shí)代距今日3500年左右,約當我國夏末商初。”

  桑耀華先生在《洱海區域的昆明民族與昆明國》也認為,云南的佤族、布朗族、德昂族、克木人都是古代永昌地區濮人后裔的一部分,漢史資料也記作:蒲、撲、樸、普、仆、卜。這一支“濮人”和來(lái)自楚國南部毗鄰的“濮人”并非同一族屬,而哀牢夷主要是來(lái)自河湟的氐、羌后裔。古地名與歷史上原著(zhù)民有一定關(guān)系。不論是“拜”或“邦”都是源于南亞語(yǔ)系古語(yǔ)村落的音譯,國內史書(shū)多用“邦”、“巴”、“班”、“擺”等,云南省鳳慶縣歷史上是蒲人聚居區,清代《續修順寧府志》還有許多保留有“邦"字的村落,如邦買(mǎi)、邦拐、邦貴、邦蓋、邦谷、邦歪、邦舊、邦挖、邦別、邦杭等。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境內稱(chēng)“邦”的地名很多,如邦瓦(挖)、邦各、邦信、邦歪、邦杭等,考其歷史都與德昂人有關(guān)。隴川縣,德昂族女王宮的遺址即稱(chēng)為“邦(巴)達”,有些地名完全相同。我國出版的漢文“東南亞地圖”多譯作“班”,這也是來(lái)源于南亞語(yǔ)系民族。這個(gè)“拜(邦)國”的記載,又給我們提供了在白人張氏之前,曾是昆明人為主的國家的線(xiàn)索。景東境內亦有“幫葳”、“幫邁”等帶“幫”字讀音的地名。“幫”、“邦”、“班”,屬于音譯無(wú)定字,所蘊含意思應該一致。

  景東境內古地名,至清朝,有許多地名帶“蠻”字,民國期間,嫌“蠻”不好聽(tīng),將“蠻”幾本改為“文”,如文(蠻)井、文(蠻)岔、“文(蠻)垂”、“文(蠻)舊”等(而文井者孟依然用“蠻蚌”一名)。這一改,讓古地名含義的解釋?zhuān)矒渌访噪x,眾說(shuō)紛紜。對古地名的正確詮釋?zhuān)茱@示出一個(gè)地方的文化底蘊。

  要能正確探究景東境內帶“蠻”字的地名,就得從曾經(jīng)居住的居民說(shuō)起。新中國建立后好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期,景東境內,布朗族稱(chēng)為“蒲蠻”,傣族稱(chēng)為“擺夷”。“蠻”和“夷”區分界限明顯,元明清、直至民國時(shí)期,漢人、傣族和哈尼族稱(chēng)布朗族為“蠻”。

  “茫蠻”之“茫”字而言,《蠻書(shū)》說(shuō)“茫是其(茫蠻部落)君號”,有學(xué)者認為“茫”與“滿(mǎn)”、“蠻”、“芒”、“勐”、“孟”、“曼”等諧音,在傣語(yǔ)中為“村落”的意思,是傣語(yǔ)的專(zhuān)有詞匯。而據民族調查資料,“滄源佤族至今稱(chēng)‘官’為‘芒’”(有研究者認為,佤族源于蒲蠻支系)。“至今住居云南金平縣普角鄉的六十余戶(hù)少數民族,自稱(chēng)為‘茫’,傣族稱(chēng)他們?yōu)?lsquo;插滿(mǎn)’(在勐臘地區叫岔滿(mǎn)),‘插’為高山,‘滿(mǎn)’為‘芒’的諧音,意為‘住在山上的芒人’。滇西之蒲人,也稱(chēng)為苞滿(mǎn)(《金平縣三區普角鄉芒人社會(huì )調查》)。”

  從地名上來(lái)看,楚雄市蒼嶺鎮的飽滿(mǎn)街就是蒲蠻(古時(shí)稱(chēng)蒲蠻為苞滿(mǎn))居住后留下的地名。據《楚雄彝族自治州地名志》載:“飽滿(mǎn)街系彝語(yǔ)濮蠻基演變而來(lái)。濮蠻:古代先民;基:山梁。飽滿(mǎn)街意為蒲蠻居住的山梁。”

  “文(蠻)井”,有人按上面解釋?zhuān)稣Z(yǔ)含義是“村落城”,顯然,語(yǔ)法都不通。

  其實(shí),簡(jiǎn)單的地名,被弄復雜了。“蠻井”,其實(shí),就是“蒲蠻寨子”、“蒲蠻村落”,以前這里住過(guò)“蒲蠻”。

  《蠻書(shū)》卷四記載:“撲子蠻……開(kāi)南、銀生、永昌、尋傳(瀾滄江以西)四處皆有”,開(kāi)南古時(shí)代指景東。而這些地方,古地名多“蠻”字,譯音無(wú)定字,不同地方將“蠻”記作忙、芒、曼或勐、蒙。恰好這些地方地名多“蠻(忙)”字。如“忙懷文化”所在地臨滄市云縣,有“忙懷”、“忙甩”、“忙貴”等。

  “金齒”與“茫蠻部落”最早見(jiàn)載于唐代樊綽《蠻書(shū)》:“茫蠻部落,并是開(kāi)南雜種也。茫是其君之號,蠻呼茫詔。從永昌城南,先過(guò)唐封,以至鳳蘭苴,以次茫天連,以次茫吐薅。又有大賧茫昌、茫盛恐、茫鲊、茫施,皆其類(lèi)也。樓居,無(wú)城郭,或漆齒,或金齒(據《新唐書(shū)·南詔傳》補),皆衣青布袴,藤篾纏腰,紅繒布纏髻,出其余垂后為飾。婦人披五色娑羅籠?兹赋踩思覙(shù)上,象大如水牛。土俗養象以耕田,仍燒其糞……”

  “開(kāi)南(蠻井)雜種金齒”,有人認為是傣族先民,從衣著(zhù)習俗看,以及其他漢史資料記載比較,應是孟高棉語(yǔ)系的布朗族、佤族和德昂族先民。西南大學(xué)歷史文化學(xué)院民族學(xué)院蘭榮好在其《金齒茫蠻族屬論辯》中認為,“茫蠻部落……或漆齒,或金齒,皆衣青布褲,藤篾纏腰,紅繒布裹髻,出其余其余垂后為飾。婦人披五色娑羅籠。”此為《蠻書(shū)》中對茫蠻裝束的描述,與“樸子蠻,勇悍趫捷,以青娑羅段為通身褲”、“崩龍……以藤篾纏腰,漆齒,文身”所述頗為相似,“樸子蠻”即蒲蠻,“崩龍”即德昂族,均為南亞語(yǔ)系孟吉蔑(孟高棉)語(yǔ)族佤德語(yǔ)支先民(即今之佤、布朗、德昂等族先民),這一比較,顯然趨向于“金齒茫蠻是南亞語(yǔ)系孟高棉語(yǔ)族佤德語(yǔ)支的佤、布朗、德昂等民族的先民”一說(shuō)。景泰《云南圖經(jīng)志書(shū)》順寧府“境內多蒲蠻,男子椎髻跣足,婦女綰髻于腦后。”順寧府府治在今鳳慶,轄孟連、耿馬等土司之地,正是南詔時(shí)茫蠻部落所屬的唐封(鳳慶)、鳳蘭苴(臨滄)、茫盛恐(耿馬)之地。“ 蒲蠻,一名樸子蠻,在瀾滄江以西”“其服好尚與順寧府者相同”與蒲蠻同類(lèi)者還有“哈剌蠻:有名無(wú)姓,形陋體黑,服食相類(lèi)蒲蠻……”明時(shí)蒲蠻之類(lèi)主要分布在永昌府、順寧府等滇西南地區,正與南詔時(shí)金齒茫蠻的分布、活動(dòng)區域相符。南詔至蒙元時(shí)期的“茫蠻部落”與“金齒”作為民族稱(chēng)謂在明代史書(shū)中已不見(jiàn)記載,取而代之的是“蒲蠻”之類(lèi)的民族稱(chēng)謂,由上述材料分析看,“蒲蠻”之類(lèi)與“金齒茫蠻”很可能是不同時(shí)期同一部族的民族稱(chēng)謂。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由中國科學(xué)院民族研究所云南民族調查組通過(guò)對云南少數民族社會(huì )歷史調研后也指出:“金齒一名,可能與崩龍族和佧佤族有一定關(guān)系。”

  大量漢史資料記載,文井開(kāi)南曾經(jīng)為布朗族和哈尼族居住,如《云南圖經(jīng)志書(shū)》卷四“景東府建置沿革”載:“景東,古檄外荒服地,曰柘南,曰猛谷,曰景董,為昔濮、和泥二蠻所居。”哈尼族,據資料說(shuō),其先祖為氐羌人,來(lái)自甘肅河湟地區,他們先祖來(lái)到這里時(shí),已經(jīng)有蒲蠻居住于此!对贰酚涊d,“開(kāi)南州,下。州在路西南,其川分十二甸,昔撲、和泥二蠻所居也。莊蹻王滇池,漢武開(kāi)西南夷,諸葛孔明定益州,皆未嘗涉其境。至蒙氏興,立銀生府,后為金齒白蠻所陷,移府治于威楚,開(kāi)南遂為生蠻所據。自南詔至段氏,皆為徼外荒僻之地。”

  音譯無(wú)定字,瀾滄“芒景”,與景東“文(蠻)井”,即為同一地名,且瀾滄芒景布朗族遷徙與景東漫灣布朗族遷徙如出一轍。據資料說(shuō),最先居住的是佤族,后來(lái)是布朗族,“等到傣族遷徙來(lái)時(shí),早有佤族、布朗族生活在芒景。”(《芒景布朗族簡(jiǎn)史》,蘇國文等人編寫(xiě)),F今發(fā)現有改變民族稱(chēng)謂而說(shuō)是傣族的蒲蠻,如現在姐勒鄉“蠻亮”全寨皆是(《云南省歷史所檔案》第152卷22號)。盈江佛寺沃古剌說(shuō),“崩龍族已來(lái)了一千年左右”。各地傣族都說(shuō)“明代以前,本地崩龍族很多”,“隴川曾經(jīng)有過(guò)‘崩龍王’,住蠻蚌寨。芒市也有過(guò)崩龍土司,我們知道的茫施路的傣族土司從明代起才有,那么崩龍族土司也可能是元代的事。”(《景頗族調查材料之三》第93頁(yè))景東文井也有蠻蚌村、蠻蚌河、者孟,如出一轍。

  保山古代多“蒲蠻”,又稱(chēng)為“永昌濮”,地名也留下了許多記憶。傣族不可能特意為蒲蠻取名“蠻亮”、“蠻蚌”。德昂族(崩龍族)、佤族和布朗族同為孟高棉語(yǔ)系,先祖稱(chēng)為“蒲人”。古地名,留下了他們曾經(jīng)的足跡。

  據此推論,“蠻井(文井)”地名,可能不是傣語(yǔ)意“城鎮村落”,而是當時(shí)漢人、擺夷、和泥稱(chēng)之為“昔日蒲蠻村寨”或“昔日蒲蠻在過(guò)的地方”。

  “景東”,先前資料亦寫(xiě)作“景董”,境內資料基本解釋為傣語(yǔ)含義為“景:城,東:壩,景東,即壩子城。因位于景董山(今玉屏山)東麓,故名。”

  這種解釋有點(diǎn)牽強附會(huì ),應該將其放在當時(shí)歷史環(huán)境中去探究。“景東”名見(jiàn)于元朝在景東設置軍民府時(shí),傣族陶氏土官建寨子于現在景東一中位置,后明朝設衛,陶氏土司移居河東街?zhù)P凰山,成為衛所。當時(shí),這里沒(méi)有“城”,周邊當時(shí)比較荒蕪,破舊不堪,充其量就是一個(gè)酋寨。另外,酋寨位于山坡上,景東因此得名。據一個(gè)對傣語(yǔ)比較有研究的人說(shuō),“東”是山坡上,那么根據酋寨位于“景東”山而得名,“景東”地名含義應該是“山坡上的寨子”,這比較符合實(shí)際。而“壩子城”應該是清朝之后,人口增多,才形成!渡酱ā窏l載:“景董山,昔為酋寨,今立衛,筑城其上。”清代《景東府志》載:“景東,古檄外荒服地。名曰:柘南,蠻名猛谷,又名景董。”這里特別強調,“因景董山之名,易‘董’為‘東’,而以景東名焉”,而沒(méi)有說(shuō)“因在川河壩子而得名”。清《讀史方輿紀要》記載:“景東《志》云,府舊無(wú)城池,治北有衛城。”明朝時(shí)期,景東設衛,陶氏土司遷出后,衛所設在酋寨,據此推斷,沒(méi)有什么傣語(yǔ)語(yǔ)意中“壩子城”。

  景董山像拼音字母“h”,酋寨即建在弧線(xiàn)平臺上,弧線(xiàn)下面,現在稱(chēng)為“燈籠坡”。有些少數民族語(yǔ)言,與漢語(yǔ)比較,文字倒置,如景東境內,有些民族叫“飯來(lái)吃”,意思是“來(lái)吃飯”,因此,景東,語(yǔ)意為“山坡上的寨子”。景董山酋寨,當時(shí)為景東軍民府陶氏土官治所,代表了當時(shí)“景東”。所以,外面的人會(huì )說(shuō)“酋寨建在山坡上的那個(gè)地方”。

  名稱(chēng),一般承載著(zhù)一段過(guò)往,蘊含著(zhù)一種文化,從漢史資料碎片鉤沉景東,掀開(kāi)神秘面紗,筆者想藉此拋磚引玉。

標簽: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(kāi)當前頁(yè)
  • 上一篇:云南羅婺彝家的雞蛋酒
  • 下一篇:云南的各種豆腐
  • 無(wú)相關(guān)信息
    昆明生活資訊

    昆明圖文信息
    蝴蝶泉(4A)-大理旅游
    蝴蝶泉(4A)-大理旅游
    油炸竹蟲(chóng)
    油炸竹蟲(chóng)
    酸筍煮魚(yú)(雞)
    酸筍煮魚(yú)(雞)
    竹筒飯
    竹筒飯
    香茅草烤魚(yú)
    香茅草烤魚(yú)
    檸檬烤魚(yú)
    檸檬烤魚(yú)
    昆明西山國家級風(fēng)景名勝區
    昆明西山國家級風(fēng)景名勝區
    昆明旅游索道攻略
    昆明旅游索道攻略
  • 關(guān)于我們 | 打賞支持 | 廣告服務(wù) | 聯(lián)系我們 | 網(wǎng)站地圖 | 免責聲明 | 幫助中心 | 友情鏈接 |

    Copyright © 2023 kmw.cc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昆明網(wǎng) 版權所有
    ICP備06013414號-3 公安備 42010502001045